20名士兵被掳!法国最精锐部队出动过程拖泥带水双方21人死亡

20名士兵被掳!法国最精锐部队出动过程拖泥带水双方21人死亡

岛上居民有土著卡纳克人、法国及其他欧洲国家的移民及其后裔,其余为波利尼西亚人和包括华人在内的亚洲人。

因为土著卡纳克人不堪忍受法国人的殖民统治,主张实行独立,并成立了一个号称卡纳克社会主义民族解放阵线的组织。而法国人后裔则主张喀岛仍留在法国,其主要组织是新喀里多尼亚大会共和党。两派营垒分明,针锋相对,武装冲突不时发生。

1988年4月22日拂晓,离喀岛东北岸不远的乌韦阿小岛上,万籁俱寂。突然,一阵急促的枪声划破天空。在法国宪兵军营前,30几条黑影打死了哨兵,打开大门,迅速冲了进去。几十名从梦中惊醒的法国宪兵,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见这些头戴面罩,手持步枪、斧头和大砍刀的“侠客”已冲到了面前。

有几个法国宪兵心慌中从床头操起自动枪,手指还没摸到扳机,便倒在了血泊之中。兵营里一片混乱,不少人光着上身,仅穿着一条短裤就当了俘虏。队长奥尔来不及向外报警,已被一把寒光闪闪的大砍刀架在项上。这些蒙面者打死几名法国宪兵,俘虏20余名,很快消失在黑莽莽的丛林中。

时任密特朗总统立即召开紧急内阁会议。所有的内阁成员都清楚,对于那些宁可拿大砍刀也不用自动枪来进行决斗的土著人来说,恐吓、威胁是不起作用的,必须进行真正的战斗。

“黑衣队”是法国宪兵部队为应付突发事件,特别是恐怖活动,于1973年建立的。它由80名身怀绝技、精明强干、勇猛强悍的宪兵组成。这个突击队成立后,奉命执行过上百次特殊使命。他们的足迹遍及法国各地和国外一些地方。队长菲利浦·勒哥尔弥上尉时年36岁,擅长中国武术,精于各种形式的械斗和徒手搏斗,曾因顺利解决两起法国监狱犯人扣押人质的危机而名噪一时,被誉为处理危机能手。

勒哥尔弥上尉接到命令,立即率20名队员登上飞机赶赴喀岛。突击队员们全副武装,身穿迷彩服,依次坐在机舱的地板上。他们不时说着一些笑话,全然没把这次任务放在心上。

夜色中,飞机在新喀里多尼亚岛首府努美阿机场降落。法国驻喀岛军队总司令雅克·维达尔将军和领地军政要员已在机场等候。突击队一下飞机就被接到了法约恩兵营的营救人质临时指挥部共商对策。

正当突击队员们为人质的下落焦虑万分时,卡纳克武装分子意外释放了12名人质,还带来了宪兵队长奥尔的一封求救信以及对方的谈判条件。这一行动泄漏了关押人质的秘密地点就在乌韦阿岛北端的一个山洞里。

法国“黑衣队”是世界上人数最少、编制最小的特种部队,其队员从法国宪兵中选拔

勒哥尔弥上尉立即着手制订了一个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的作战方案,并找了一个与当地人颇有交情的法国官员毕昆克尼充当中间人。他想借机带领5名突击队员一同前往,以探虚实。

毕昆克尼和勒哥尔弥上尉一行人到达扣押人质的山洞附近,他们两人一前一后接近洞中时,突然从丛林背后窜出几个人,两人还没做出反应,便成了俘虏。当其他随行的突击队员上前解救时,手持武器的卡纳克人一拥而上,把他们团团围住。突击队员们只好交出武器,束手就擒。

然而,卡纳克人却并未想到,这样轻易就俘获到几名突击队员,正是勒哥尔弥上尉精心策划的一个圈套。在混乱中,他的突击队员已将一布袋武器和打开绳索镣铐的工具藏在洞口的草丛中,同时也把突击队员们安无法进入的山洞。

毕昆克尼同卡纳克人的头领交谈了好一阵,把勒哥尔弥介绍给头领,欺骗说是法官助理的保镖。经过勒哥尔弥上尉同卡纳克人讨价还价,他们同意当天下午释放勒哥尔弥,让他同法国当局商讨,他们把一名人质捆在树上,对勒哥尔弥说:

勒哥尔弥通过电台把情况报告给驻地司令维达尔将军,不一会儿,一架“小羚羊”直升机飞到了谷地上空,勒哥尔弥抓上软梯,乘直升机立即赶回了临时指挥部向维达尔将军和法国领地部长蓬斯做了简要汇报:

“卡纳克人就释放人质提出了三项条件:从乌韦阿岛撤走法国全部治安部队;取消地方选举;法国总统和总理指定一名调解人就喀岛自决问题进行谈判……”

“办不到!我们决不能接受这样的条件。”维达尔将军从座椅上跳了起来。“部长阁下,是采取武装行动的时候了。”将军愤愤地说。

“凌晨我必须按规定返回山洞。作为反恐怖行动突击队,我们的格言是以牙还牙。以什么方式解救人质,这不是突击队考虑的问题。”

最后,蓬斯部长做出决定:尽最大努力通过谈判解决争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动用武力,要报总理批准。

勒哥尔弥急不可耐地回到了突击队驻地,他决定实施已在他脑中成熟的行动计划。凭他多年处理危机的经验,他感到一场斗智斗勇的战斗就要打响了。

按照扣押人质的卡纳克人的要求,勒哥尔弥乘直升机准时返回山洞谷地。上尉双手抱着脑袋在几名卡纳克人的押送下进到洞里,他把蓬斯部长的和平建议转达给了他们。卡纳克人对这些建议嗤之以鼻。卡纳克人的头目冲着上尉大喊:

勒哥尔弥告诉他,卡纳克人的条件还是有希望接受的,蓬斯部长已向总理报告,正在等待答复,希望不要冲动,以免把事情搞糟。

“48小时内得不到满意的答复,我们将把所有的人质炸死在洞里!”卡纳克人警告说。

时间十分紧急,勒哥尔弥趁给受伤人质分送药品之机,把战斗计划悄悄告诉了在洞中的5名突击队员。

“部长阁下,和谈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了。我们只有48小时……”勒哥尔弥报告说。

维达尔将军为自己的预见感到得意,说:“使用武力是必然的,我们还是尽快着手制订营救方案,向巴黎报告吧!”

将军计划使用一个连的兵力,包围山洞,迫使卡纳克人投降。全然不把宪兵干预队放在眼里,他对勒哥尔弥上尉说:

“你的突击队已有5人成了人质,其余的人对这里情况不熟悉,但可以配合驻军作战。”

在勒哥尔弥看来,这个愚蠢的计划完全不是在营救人质,倒很像是为了攻占山洞。他坚决反对维达尔的意见。他向蓬斯和维达尔讲述了自己的全部想法和部署。然而,紧急关头,部长却毫无明确的主见,他只是同时将两个方案报告希拉克总理。

维达尔将军设想,如果等巴黎的回音,部队再行动,恐怕来不及了。因此,他命令攻击部队悄悄地运动到山谷附近。他想等希拉克总理的答复一到,突然发起攻击。他十分自信,总理一定会同意他的方案。

在维达尔将军的部队向山后运动时,勒哥尔弥赶回他的突击队驻地。他对驻军的行动一无所知。

潜伏十分成功。卡纳克人并未发现300多人的部队在谷地附近。然而,在天色微亮的时候,一名在谷口埋伏的士兵,被前来送食品的卡纳克人发现。随即响起了枪声。这使营救人质的行动变得更加复杂。

部队被发现的情况和希拉克总理的答复几乎同时到达临时指挥部。总理批准了勒哥尔弥上尉的计划,要驻军协助,并亲自定名为“胜利行动”。

勒哥尔弥上尉此时才知道了驻军行动的情况。他十分震惊,不知道现在战斗已发展到什么程度,人质究竟怎样,卡纳克人做出何种反应。

突击队员们迅速登上3架“小羚羊”直升机,他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离谷地枪响时间5分钟!

意外的枪声,惊动了埋伏在谷地周围的攻击部队,也惊醒了山洞里的卡纳克人。攻击部队的计划完全被打乱了,他们手足无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处置。在没有接到维达尔将军命令的情况下,攻击部队的指挥官只好组织部队向谷地发起冲锋。

然而,卡纳克人已抢占了谷地四周的高地。一群士兵刚冲至谷地,便被卡纳克人猛烈的火力打得抬不起头,无法前进一步。

人质在洞里听到枪声后,5名突击队员挣脱了绳索,一起扑向2名看守,并缴获了武器。然而,底层洞里的卡纳克人,迅速冲了上来,突击队员们无法打开所有的手铐,也无法冲到洞外去拿事先准备的武器,双方僵持不下。

正当洞里和谷地周围枪声响成一片,情势十分严峻之时,勒哥尔弥的3架“小羚羊”出现在谷地上空。

上尉命令:一架飞向洞口,以炮火打乱卡纳克人的炸洞计划,另两架迅速消灭四周高地的火力点!

顿时,整个山谷淹没在巨大的枪炮声和一片火海之中。在这突如其来的空中火力猛攻下,卡纳克人的火力网已被撕破。谷口的攻击部队已重新跃起,向洞口冲来。

就在这时,上尉看到有几名卡纳克人从洞口窜出,随后洞外的草丛中冒起了一股向洞口移动的白烟。上尉忙对朗托喊道:

突击队员朗托本想让上尉驾驶直升机,自己跳下去。可是在上尉的催促下,他只好操纵直升机往下降,在参天的大树中快速穿行。朗托想:“低点,再低点。”这样,上尉和另两名队员下跳的危险要小一些。直升机很快接近了山洞前的地面,上尉一面射击,一面纵身跳了下去。紧接着两名突击队员也飞身跳下。

勒哥尔弥感到右臂一阵巨痛,在地面上翻了几个滚。他顾不得许多,立即从地上爬起向山洞飞跑。

就在上尉和一名队员割断导火索时,上尉感到身后一热,回头一望,朗托的直升机已在树梢上变成了一个大火球。直升机油箱被卡纳克人击中,起火爆炸了。他飞得太低了!上尉大喊一声:“朗托!”端着自动枪向山腰冲去。此时,一颗手雷在勒哥尔弥身后爆炸,他扑倒在地,鲜血染红了身下的杂草。

激战持续到午后才结束。18名卡纳克人当场死亡。队长勒哥尔弥上尉身负重伤,死在努美阿医院。突击队两名队员在战斗中丧生。人质全部救出,无一伤亡。

法国当局以武力营救人质的行动,造成双方21人死亡,这是法国自1962年从阿尔及利亚撤军后在海外领地采取的一次规模最大的军事行动。

3具深红色的棺木,一字摆放在停机坪上,棺木上面盖着法国国旗。郎托死后,只找到了残存的几块肢体和折断了的自动枪托。几名士兵在仪式后,将3具棺木缓慢抬上归国的飞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